司言君

不定时更新大宫sk写手,黄蓝担

【SK】Zero(七)

谢谢阿岩,愿意替我写完。

岩:

前文





司言把大纲给了我拜托我替她写完这篇文章,她给我讲了很多很多构思,拜托我,我写的可能没有她好,不过我还是尽力了,以后我会帮她写完的,作为她的朋友。


虽然她决定不再写了,但我会替她好好完成的。



=====


二宫找到了一本旧相册。


里面是他的笑脸。


“这张好可爱啊~”大野指着照片上欢笑着的男孩。


二宫脸红了。


“这时候你几岁啊?”大野问。


二宫指了指相册上的字。


“十岁。”二宫说。


“唉?为什么只有十岁往后的啊?”大野问,“你十岁之前没有拍过照片吗?”


二宫愣了一下。


是啊,十岁之前……他在作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


头好痛……


十岁之前的记忆,好像被理所当然的忘记了。


理所当然的空白。


九岁呢?九岁在干嘛呢?为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


二宫觉得自己的大脑像是要被撕裂一样。


好痛……


大野察觉到他的异样。


“和也?”大野握住了他的手,“没事吧?”


“没事……”二宫摇了摇头,露出了苍白的笑容。


“智,陪我……看看吧……”


大野点了点头,握紧了二宫的手。


二宫带着大野上了楼。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灰尘扑面而来。


二宫和大野都连打了几个喷嚏。


“好多灰!”大野走进去赶紧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阳光照进来,落在二宫脸上。


大野回头,呆住了。


阳光把二宫的眼睛映成了金色。


他的发丝随着风浮动,肌肤在阳光下仿佛是透明的一般,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


那一刻,大野觉得,眼前的人,恐怕是天上的神明吧……




“咳咳!”二宫又被灰尘呛到了。


大野赶紧回过神。


“和也没事吧?”大野问。


“没事。”二宫说。


二宫的卧室很普通。


蓝色的被褥和枕头,窗帘是淡黄色的。


书桌上放着几本书,都落满了灰尘。


大野四处看着,在脑中想象二宫小时候的样子。


大概……超级可爱吧……


二宫的大脑也在高速运转。


父母离开的那一天……究竟……说了什么……


我的记忆……十岁之前……


“我去隔壁看看。”二宫对大野说。


隔壁是他父母的房间。


“我陪你。”大野说。


二宫点了点头。


两人走向了隔壁的房间。


意外的,推开门时,没有灰尘。


房间的窗户已经被打开了。


被褥上,也没有什么灰尘。


书桌上堆着的书明显最近被翻阅过。


二宫愣了一下。


“有人……来过这里……”


大野和二宫对视了一眼。


“和也……你不觉得……这个房子……不太对劲吗?”大野说。


二宫愣了一下。


“哪里不对劲?”


大野抿了抿嘴唇。


“进来的时候……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大野说。


“厨房的水龙头,是干净的,池子里,还有未干的水痕……”


“如果,这间房子有五年没人住了……为什么……还会有水?”


二宫瞪大了眼睛。


“你是说……有人住在这里?”


大野点了点头。


“可是,这里没有生活的痕迹啊。”二宫说。


“和也……我们现在站着的这个房间……可能……有密道……”大野说。


“这个房间……墙壁……是空心的……而且,这个房间和隔壁的房间的距离,很大……”


二宫倒抽了一口凉气。


“开关……应该……在这个房间里。”大野说,“和也,你知道吗?”


“不……”二宫说。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搞得有点懵。


密道?为什么自己的家里有密道?


大野开始在墙上摸来摸去。


他扳动了墙壁上的灯。


咔——


墙壁发出了响声,渐渐打开了。


二宫和大野对视了一眼。


“进去吧。”




墙壁内是通往地下的楼梯。


两人紧挨着走了下去。


大野抽出了枪,在前面开路,二宫在后面跟着他。


楼梯很窄,墙壁上满是灰尘和蜘蛛网。


两人慢慢地下到了最底层。


眼前出现了一扇门。


大野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光。


刺眼的光晃得两人不停眨眼。


等眼睛适应了光线,两人向里面张望。


是个很大的房间,看起来像是实验室。


两人对视了一眼。


“进去吧。”




房间里没有人。


二宫看到了各种实验器材和报告书。


报告书的著名,是二宫和子。


二宫的大脑嗡嗡作响。


妈妈……的名字……


突然,有人从里面的房间里出来了。


二宫和大野猛的转头,大野举起了枪。


是个女人。


“妈……妈?”二宫愣住了。


二宫和子看到眼前的景象,也呆住了。


“和也?!”



Tbc.


感谢观看💛💙

【SK】“のうぜんかつら”(五)

这篇断断续续修改了好多遍,终于算是写好了……

很雷很雷……

——————————

第二天早上,二宫醒来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大野智。

他愣了一下,想起昨晚大野说过回来接他。

“醒了?”大野问他,眼神温和无比,修长的手指抚上了二宫的额头。

已经退烧了。

“很好。”大野满意的笑了笑,搂住了二宫。

怀里的人嫌弃的推了他两下就任他继续抱住自己了。

“和我一块去吧,去找那个混蛋算账。”大野说。

“嗯。”二宫用鼻尖蹭了蹭大野的脸颊,“必须去。”

大野笑着亲了亲他的鼻尖。

“吃饭吧,我做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桌子上放着苏打水。

明明是早餐。

二宫拿起苏打水看了一眼。

柑橘薄荷味的。

脸瞬间烧了起来,慌忙放下瓶子,坐在了凳子上。

大野把早餐端了过来。

是吐司和培根煎蛋。

两个人开始吃饭。

过了一会儿,二宫突然开口。

“那个苏打水……”声音软软的,有些害羞。

大野愣了一下,看着桌子上的苏打水,笑了。

“过来时买的,味道挺新奇的,柑橘薄荷味呢~”大野笑着逗二宫,“你不想尝尝咱俩和在一起的味道吗?”

“绝对甜腻腻的~”

二宫的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流氓——”

一不小心……炸毛了……

不过,二宫还是喝了苏打水……

两人分了一瓶,倒进了两个玻璃杯里。

晨光照在杯子里的苏打水上,闪着七彩的光。

二宫趴在桌子上,隔着两个杯子看着大野。

发呆……

大野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也学他的样子,趴在桌子上,透过苏打水看着二宫。

水光映的二宫宛如画中人。

蜜色的双瞳在水光下散发着淡金色的光。

大野像是着了魔似的,看着二宫。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动摇了。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大野突然说。

二宫愣了一下,看着映在苏打水中的微笑着的大野,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迷茫,沉默。

二人一时无言。

“我开玩笑啦。”大野笑着说,“逗你呢,我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炮友啦。”

二宫愣了,随即又点了点头。

“嗯……”

不知为何,二宫心底有些痛。

大野站了起来,“差不多,也该过去拜访高桥一下了。”

说完还冲二宫笑了笑。

“一起?”

“一起。”




两人来到了一片破旧的出租房前。

那个污蔑了二宫的人就住在这里。

门口的门牌已经污秽不堪,隐约能看到名字。

高桥。

二宫站在大野身边,攥紧了拳头。

大野握住了他的手。

门敲了很久才打开。

门内,是个蓬头垢面的男人。

“请问,有什么事吗?”男人问。

“你是高桥先生吗?”大野问。

“是的。”男人说,“请问有什么事?”

“我们是杰尼斯会社的人,我是大野,是个编辑,他是我负责的漫画家二宫,我们想找你谈一谈关于前几日的抄袭事件。”大野看着高桥。

“原来是这件事啊,”高桥笑了一下,“那请进吧。”

二宫皱紧了眉头,和高桥对视着。

大野拉了他一下,他便跟着大野进屋了。

房间很小,很久没有好好清理过了,榻榻米都变得脏污不堪。

高桥递给了两人几个坐垫。

“请坐吧。”高桥说,看了一眼二宫,嘴角上扬。

二宫挨着大野坐下了。

眉头紧锁,盯着自己的手。

大野能感觉到,他在颤抖。

大野宽阔的手掌覆住了他的小手。

我在。

二宫能感觉到大野内心的话语。

心好像稍微平静了一些。

“高桥先生,前几日,你在网上发布的二宫和也抄袭的事情,你有什么依据吗?”大野问。

“依据,我不都发出来了吗?”高桥说。

“那不足以证明。”大野说,“我了解和也是什么人。”

“他不可能抄袭的,我相信他。”

二宫听到大野的话愣了一下。

他能感觉到大野紧握着自己的手,热度源源不断的传来,融化了二宫心底的冰。

“不愧是二宫大前辈啊,找到了很不错的Alpha嘛。”高桥冷笑着说。

大野听到他的话,有些发愣。

“大前辈?”大野看向二宫。

二宫瞪着高桥。

眼前的男人仿佛握到了什么把柄,笑了出来。

“原来大野先生不知道啊,二宫前辈的光辉历史。”高桥说,看着脸色发黑的二宫。

“他和我,可是一所大学的同学啊,那时候,谁不知道二宫前辈呢?”

“系里最好看的omega,成绩一流,有无数追求者。”高桥笑着说。

“我曾经也是。”

大野皱紧了眉头。

“这跟你诬陷他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高桥的表情突然狰狞了。

“我追求他,他利用我,盗取我的作品!”

高桥话音一落,二宫的脸色瞬间黑了。

大野刚想开口说话,旁边的小尖嗓就爆发了。

“胡说什么呢?!”二宫愤怒的站了起来,“当初你对我纠缠不清,我早已拒绝你,我和朋友正在作毕业作品,是你每天跑来找我们,给我们提意见,我们觉得好的就会采用,什么时候变成我盗取你的作品了?”

“当初你上大学时,从来没有认真去画过画,我把你当朋友,去劝你,你不在乎,后来毕业后就断了联系,现在你突然出现并且污蔑我是想作什么?”

高桥冷笑了一下。

“你不过是个麻烦的Omega而已,一个Omega,想要成为世界一流的漫画家,不过是个梦而已,你现在的地位,怕不是你靠着这张脸睡来的吧!”

大野感觉自己想把眼前的人打一顿。

二宫突然身子一颤,大野赶忙扶住他。

二宫的手,很烫。

大野愣了一下,伸手触摸他的额头。

热的。

“你!”大野顿时慌了。

二宫发烧了。

“没事。”二宫冲大野笑了一下,“先解决这件事。”

大野看着他的脸,心揪在了一起。

他现在只想把二宫拉进医院看病。

“我确实是个Omega,”二宫看着高桥说,“我无法选择自己的性别,它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但是,这不妨碍我拥有我自己的梦想。”

“我爱漫画,我拼尽全力去画,去思考,你这种从未付出过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我为我喜爱的东西付出了多少,你知道?我为了漫画,付出了一切,赌上全部去得到现在我得到的一切,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拼出来的!至于靠着这张脸,你在说笑吗?”

“我可是已经被标记的人了,我不会背叛我的Alpha的。”

二宫看了一眼身旁的大野,大野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丝笑。

高桥看着二宫,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我们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大野扶着因为发烧身子软软的二宫。

“希望,你可以向大众道出事实。”大野说。

“我不希望有人因此误会和也。”

高桥陷入了沉默。

二宫死死的盯着高桥。

三人就这样僵持着。

“我会澄清的。”高桥突然说。

两人愣了一下。

“我果然,还是看不懂二宫前辈你啊,大学时就是。”高桥说,“一个Omega,却那样拼命。”

“因为,那是值得我拼命的东西。”二宫说。

“我知道了。”高桥叹了口气,“二位请回吧,我会去澄清的。”

大野就等他这句话。

他一把拉起二宫。

“告辞。”





两人离开了高桥家。

“我还是第一次听和也谈到自己的梦想呢。”大野说。

二宫愣了一下。

“是吗……”他看向大野,露出了一丝笑。

“以后,还会经常讲给你听的。”

大野听到他的话,也笑了。

“好。”

突然,二宫身子一颤,大野慌忙扶住他。

二宫的头很烫。

“我送你去医院!”大野一把抱起二宫。

二宫靠在大野怀里,意识有些模糊。

好像……这样被抱着……也不赖嘛……





感谢观看💛💙

tbc.

真的很感谢一直在看我的文的人,明明我写得一点都不好,却还有人愿意喜欢我的文,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喜欢,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前一段一直迫于考学的压力和痛苦,还应为一分之差复读,画也画不好了,也不写东西了,有一段时间,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应该活着,我最好的朋友最爱的人一直在那时支持我陪着我,她愿意看我写得东西,即使我写的真的不好,她也会好好的看完,然后说我真厉害,明明我真的很差劲……

应为她喜欢,我就想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看我的故事,才开始发在lof上,看到有人喜欢我的文章时,真的很开心很开心,真的谢谢你们的支持。

现在,已经可以从最抑郁最痛苦的时间慢慢走出来了,多亏了大宫sk两个小甜饼,还有我的挚友,和喜欢我的文章的所有人。

谢谢你们,真的。

【SK】堆雪人

原梗

我是p1

重新改了,重新发一下

本来是要be的,不过想了想还是强行he了……

写的不好……

很雷……

慎戳真的。

——————————


二宫和也醒了。

窗外已经开始下雪了。

他从床上坐起,揉了揉泛红的眼睛,拭掉眼角残余的泪水。

又做梦了。

梦见了他。


——————————


“智~”二宫笑着喊大野的名字。

大野回过头,看向雪地里的二宫。

“堆雪人吧!”二宫说,他已经开始推雪球了。

“好呀。”大野走上前帮他,时不时还会逗他两下。

“咯咯咯。”二宫发出了小猪般的哼笑。

“好痒~”二宫一把抓住在自己腰间作乱的手。

大野任他抓着。

二宫捧起大野修长的手,在他的指尖上轻轻一吻。

“最喜欢智了~”

小尖嗓笑嘻嘻的说。

大野把他搂进了怀里。

“我也最喜欢和也了。”


——————————


和大野智分开,已经五个月了。

从夏天到冬天。

明明在一起时,从来不会分开的。

身边突然少了一个人,二宫很不习惯。

早起时空荡荡的被窝,只有一个人的沙发,吃饭时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

二宫以为自己会习惯的。

结果,五个月过去,他还是觉得难过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分开啊……

他又想起了那天大野愧疚的脸庞。

“和也,对不起。”

像是早有预料一样,二宫没说什么。

两个人平静的分开了,大野带走了放在二宫家里的全部东西。

也带走了自己的心。







大概是在一起时就预料到了,两个人不会长久吧……

他们是当红的偶像,在这个主流性向还是男女的时候,他们别无选择。

即使他们天生一对。

即使,二宫在遇到大野的时候,就再也挪不开眼睛。

他本来不相信一见钟情的。

可大野智,让他疯狂了。

认识他时,二宫才十三岁,就已经知道,眼前一本正经挖着鼻孔看着自己的人,大概会爱一辈子吧……

那时候两人还没有在一起,每天要煲很久的电话粥,二宫会向大野抱怨学校无趣的生活,大野会专心的听着。

“不过只是听着而已,就想留言电话一样。”二宫曾在综艺里这样调侃过大野。

那时他笑了,想起了大野圆圆的面包脸。

最喜欢了。

后来甚至还搞过无厘头的组合,叫大宫SK。

有一次演出上,两人接了吻。

底下的粉丝们疯狂尖叫。

台上的两人羞红了脸。

不过没有人知道吧,演出结束后,两人上床了。

第一次。

二宫难受的流眼泪,大野也没什么技巧,只是温柔的吻他,小心翼翼的。

这份温柔,二宫没想到他会保持那么久,久到存在于两人在一起时的全部时间。

可是现在,那份温柔不属于他了。

二宫倒在了沙发上,心痛的滴血。

五个月。

每一天,他的心都空荡荡的。

不再相见是不可能的,他们还是团员,还是工作伙伴。

可是心,不会再相见了吧……

每当想到这里,二宫的心就隐隐作痛。







屋外的雪停了。

二宫穿着单薄的衣服围上那条最喜欢的围巾出门了。

他站着院子里,凝视着一片雪白。

他想堆雪人了。

他没有带手套,堆起来很慢。

小手很快就被冻的通红。

雪人堆好了,很小,圆圆的头上有两道八字眉。

也不知道像谁……

第一次接吻,也是在同样的雪地里。

他们当时在堆雪人。

雪人堆好了,大野吻了他。

两人倒进了雪地里,拥吻着,融化了身边的积雪。

二宫躺在了雪地上。

雪又开始下了。

雪花落在他的鼻尖上,他浑身一个激灵。

好冷……

突然想起了大野说过的话。




那天他光着脚在冬天冰凉的地板上走着,被大野提溜到了沙发上,抓着他的脚,给他穿上厚厚的棉袜。

“要好好穿衣服啊!”大野皱着眉凶他,他冲大野吐舌头。

“大叔又凶我……”二宫噘嘴。

“你好好穿衣服我就不凶你。”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二宫白了他一眼。

过了几天,大野就给二宫的家里铺了地毯,毛茸茸的,踩上去很暖和。




二宫想到这些,忍不住笑了,又打了个喷嚏。

果然……还是好冷……

从雪地中爬起,看了一眼八字眉的小雪人,二宫回家了。

他也该……试着放下大野了吧?




第二天醒来,雪已经开始化了,八字眉的小雪人也开始融化垮塌了。

这个雪人……就像他和大野一样……

垮塌了……

即使再难过,也还是要工作的。

他穿好了厚实的衣服,经纪人来接他去拍杂志。

一会,会遇见大野智。

二宫深吸了一口气。

像平常一样面对就好。

到了场地,他看到了大野。

坐在椅子上发呆。

二宫忍不住笑了。

呆大叔……

他走了过去,和大野打了个招呼。

“唷,leader。”二宫拍了拍大野的肩膀。

大野愣了一下,转头看他。

“啊,nino,你来了。”大野愣愣的说,冲二宫露出了微笑。

二宫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发烫了……

明明……明明已经决定忘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ino今天有好好穿衣服呢。”大野说,“真好。”

二宫愣了一下。

“啊……今天很冷……所以”二宫挠了挠鼻头,小声的说。

“啊!小翔他们来了!”大野突然说,指向了大门。

樱井、松本和相叶都过来了。

二宫松了口气。

开拍。

五人都换好了指定的衣服,站在房间里摆动作。

二宫一直避免靠近大野,然而……摄影师总是把他拉到大野身边……

二宫欲哭无泪了……

“大野桑请搂住二宫桑,摆个亲密的动作吧。”摄影师说。

二宫瞬间懵了。

大野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二宫。

咔嚓。

两人定格在了那一瞬间。

大野搂住二宫,二宫羞涩的笑了。

如果,真的能够定格就好了。

把我们的心,定格在相爱的时刻好不好?


































拍摄结束,大野拉住了准备离开的二宫。

“和也,我们谈一下好吗?”大野说。

二宫愣了一下,想了想,点头。

两人走进了一个房间,大野锁上了门。

二宫紧张的捏着手指。

“和也……我们……”

“我们复合好不好?”二宫突然大声地说。

大野愣了一下,挠了挠头。

“和也……我……”

二宫皱了皱眉。

“不愿意……就算了吧……我只是一时兴起……”二宫说。

不应该冲动的。

“不是啦,不是要拒绝……”大野突然变得有些慌张,“我花了五个月……去仔细思考我们之间的事情……我去了我们去过的地方,想了很久……真的……”

“我果然……还是离不开和也吧……”大野说。

鱼离不开水,水失去了鱼,也会变成死寂。

“所以,和也愿不愿意和我重新在一起?”

二宫眼眶红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我刚刚不都说了吗……复合……”

“五个月,我想明白了,我果然还是想和你一起堆雪人。”

大野笑了。

“我会变得足够强大的,和也,以后即使公开了,我也会保护好和也的。”

“这是我的台词啊,白痴!”二宫噘嘴。

“明天一起吧,堆个超级大的雪人。”大野说。

二宫红着脸点了点头。

“好。”




感谢观看💛💙


今天看到了这个私聊,现在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这篇文章我也发现了,和屁大的过于相似,这是我的问题,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还有向喜欢我的文的人道歉,我让你们失望了,《堆雪人》我已经删掉了,《希望看到你的笑》我会重新修改

调色盘我发在下面了。

@屁话 对太太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十分抱歉

调色盘

感谢 @青いブリンク 给我指出问题,没有造成更坏的影响,十分感谢,也要在这里再次道歉,对不起。

更完《zero》和《“のうぜんかつら”》之后,我暂时就不再写了,要进入考学了,之后可能会继续写。

这么晚给大家造成困扰了,抱歉

是家里的孩子啊,爱死他们了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吗?

坐等点梗……

【SK】Zero(六)


大野看到樱井搀着二宫下了车。

他冲了上去。

樱井把二宫交到了他的手上。

“我回来了,智。”二宫靠在他身上,冲他露出了一个略显苍白的微笑。

大野心痛的滴血。

搂紧他,说:

“欢迎回家。”

二宫笑着窝在他怀里安心的睡着了。

他太累了。

大野拦腰把他抱起,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松本和相叶也跑了过来。

“小翔——”松本喊着樱井的名字,直接冲进了他的怀里。

樱井接住了他,踉跄了一下,站稳了脚跟。

“小翔你回来了!”松本笑着说。

“我回来了,润。”樱井揉了揉松本的头发。

身后相叶雅纪翻了个白眼。

刚一回来就被喂了两大口狗粮……我容易吗我……






二宫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大野的床上。

“醒了。”大野的声音响起。

二宫揉了揉眼睛,看到了坐在凳子上的大野智。

“智……”他小声的哼哼道。

“我在这里。”大野伸手握住了二宫的小爪子。

“事情经过,我听小翔说了。”大野说,“你做了测试。”

二宫听到他的话顿时有些紧张……

“哈哈,”他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是啊,做了精神控制的测试。”

大野突然搂住了他。

二宫愣了一下,他感觉到大野在颤抖。

“和也……很痛吧?”大野的声音很轻,微微发颤,紧紧的搂住二宫,像是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身体里。

“习惯了,痛的感觉。”二宫把头埋进了大野的颈窝。

“忍住就好。”

二宫感觉到有滚烫的液体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他猛地抬头。

大野哭了。

“喂喂喂,我都没哭呢,你怎么哭了啊?”二宫心疼了,慌忙去擦大野脸上的泪水。

这个人的泪腺总是在很奇怪的地方崩溃。

“但是……我不想看到小和难受啊,樱井告诉我的时候,我光是想想就够痛苦的了……我又让小和受伤了……”大野黏糊糊的声音刺激着二宫的耳膜。

二宫看着他哭的丑丑的脸,凑过去。

一个吻,落在了大野的嘴角。

『精神测试时,你的吻救了我,现在,还给你一个吻。』

大野愣愣的看着凑近自己亲吻的二宫,泪水止住了。

二宫抬起了头,看着大野。

蜜色的双瞳,像是琥珀一样。

大野想,里面大概盛着世界上最甜的蜜糖吧……

鬼迷心窍的,大野吻住了二宫的嘴唇。

舌尖打开了齿贝,攻城略地,缠绵悱恻。

二宫被他吻得整个人都软了,只能任大野摆布。

不知为何,他竟然不觉得奇怪,好像这是两人之间本来就该做的事一样。

大野把二宫压在了床上。

“和也……”大野的声音变得低沉朦胧,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看得二宫心痒痒。

“我爱你。”

一个深吻。

两人好不容意分开了一点,二宫趁着间隙,说:

“我也是,智。”



爱我你就抱抱我




这几天总部派给二宫的任务都被大野截了,说是二宫少佐身体不适,由他代劳。

躺在床上的二宫踹了他一脚。

“哪里就身体不适了?还不是因为你……不知节制……”二宫红着脸瞪他。

大野笑了,凑过去在人的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润也说了,你做完了测试,大脑极度疲劳,要好好休息啊。”

二宫瞪了他一眼。

“那身体不用休息?你每天这么折腾我,很累的啊,我腰都快断了!”

“是吗?”大野勾起了嘴角,凑到了二宫耳边,用他黏糊糊的声音说,

“那,昨晚是谁一直不停的要啊?我停下来还嫌不够,勾着我的脖子要我不要停,狠狠地干啊?”

二宫脸红的滴血,使劲踹了大野一脚,缩进了被子里。

大野笑着拍了拍他的屁股。

“我走了,执行任务,你好好休息。”

“嗯……”二宫在被子里闷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给我平安回来,大叔。”






二宫和大野接到了搭档任务。

任务地点,是二宫的老家。

拿到任务资料时,二宫看着那串地名发愣。

大野凑过去把他搂进了怀里。

“有多久没回去了?”大野问。

“离开后就没再回去过了。”二宫说。

“已经五年了。”

大野吻了吻他的脸颊。

“带我去看看吧,你的家乡。”他轻声的说。

二宫抬起头看向他和他交换了一下吐息。

“好。”












任务很轻松的完成了。

二宫带着大野去了自己家。

明明不知道那房子还在不在,不知道是不是住了别人,可他还是去了。

房子还在,也没有人居住,只是闲置着。

花园里的草木已经很久没有修剪过,疯长着,让花园变成了一片小丛林。

二宫带着大野在花园里转了转,尝试着开门。

拧了一下把手,门咔嚓一声开了。

两人都愣了一下,想了想决定进去。

屋子里落满了灰尘。

二宫看着屋子,不说话了。

房间的摆设,和他离开时一模一样。

他仿佛能看到母亲在厨房做饭,父亲坐在沙发上读报的样子。

有什么东西,模糊了他的眼眶。

大野没说什么,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等着他,把早该落下的泪水流一流。

家,那是二宫从来都会回避的问题。

在岚组的所有人期盼着回家过年,去看望父母的时候,只有二宫一人,会站在窗边凝视着窗外的景色。

逃避着,从不提起。

大野没什么可以安慰他的,只能做到陪伴而已。

而陪伴,恰恰是二宫最想要的东西。





=====



我终于开车了……

下一回会有很大的发展!

感谢观看💛💙

【SK】Zero(五)

雷死我了……

=====

任务失误,佐藤死了。

樱井被总部叫走了,临走时幽怨的看着二宫,好像在问他为什么要把佐藤杀了……

人家不就碰了你家大野嘛……至于吗?

当然这话樱井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说……

二宫的战斗力……太可怕了……

临走时,他向松本交代了两句。

“看好那俩人,别让他们搞事……这回任务出的情况我会搞定的。”樱井看着松本。

松本点点头,说:“好的,你自己注意点,总部有不少人对我们有意见。”

樱井表示知道,就出门了。

松本关了门,叹了口气,回头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二宫和大野。

二宫头靠着大野的肩膀打瞌睡,大野任他靠着,有时候他的头滑下去,大野还会给他扶一下。

松本有些无语……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而他这个小太监快被狗粮撑死了……

“小翔去总部了。”松本说,看着大野。

“嗯。”大野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你和nino……”松本问,“任务时……怎么了?”

大野扭头看了一眼熟睡的二宫。

“对不起,润,我还不能告诉你。”大野看着松本。

松本叹了口气。

“好吧,等你们想说的时候吧,”松本说,“不过,你要知道,我们三个,会站在你们那边的。”

希望你们相信我们,不要有所保留……

“我知道,润。”大野露出了一丝笑。

正因为这样,我才不能说,你们没必要为了我们两个与世界为敌的。

松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因为是过命的朋友,才会为了对方,这样小心吧,不希望伤到对方分毫……

“如果有什么帮得到忙的,你们经管说。”松本说,“会尽力帮你们的。”

“嗯。”大野点了点头,“我知道。”

松本转身离开了,留下大野和二宫坐在沙发上。

二宫睁开了眼睛。

松本说话时,他就已经醒了。

“和也……”大野看着他。

“还不能……让他们知道……”二宫说,“不能……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大野低头吻了吻二宫的脸颊。

“我明白,我会替和也守住秘密的。”大野说。

“而且,我会保护好和也。”

他认真的看着二宫,望着他蜜色的双瞳。

“谢谢你,智……”二宫笑了。

“谢谢你,愿意帮我。”







樱井坐在总部会议室的桌子旁。

大将铃木和执行部部长高木坐在他的面前。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樱井说,“佐藤变异了,攻击了队长大野少将,二宫少佐去救他,不慎误杀了佐藤。”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我记得二宫少佐的能力是冰冻吧,”高木冷笑着说,“那为什么佐藤会脑死亡?”

“大概是冰冻太强了,导致佐藤大脑停滞了吧。”樱井不慌不忙的解释。

“又不是精神控制,怎么会让佐藤的精神崩溃呢?”樱井的话使另外两人都紧盯着他。

“二宫是我们岚的人,他什么样子,我们最清楚。”

“是吗,”高木笑了,“我们怎么知道樱井大佐不是要袒护自己的同伴呢?”

樱井冷笑了一声。

“高木部长多虑了,我樱井翔不是那种人。”

“如果他触犯了律条,我会先处置他的。”

铃木听到樱井的话,笑了笑,说:“那么,不如请二宫少佐来总部一趟吧,我们好好聊一聊,看看樱井大佐看中的人,是什么样子。”

樱井有些心慌。

“是啊,大将说的对。”高木附和道,“请二宫少佐来一趟吧。”

“这恐怕不太方便吧,”樱井尴尬的笑笑,“二宫少佐现在还在养伤。”

“是吗,那就更要过来了,总部最好的医生会为二宫少佐治疗的。”铃木说。

“这……”樱井一时有些慌张。

“还是说……二宫少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铃木阴森的笑让樱井感到一丝寒意。

“没有,”樱井挤出一丝笑,“我回去联系一下二宫,让他明天过来。”

“不必了,我现在就找人去请二宫少佐,”铃木说,“请樱井大佐在这里等一下。”说完,铃木就叫来一个下官,让他去岚的基地接二宫。

“我去趟卫生间。”樱井起身准备离开。

他要去提醒一下二宫。

“等一下,樱井大佐。”高木站在了他的面前,“如果您是要联系二宫少佐,您就不必去了。”

“我只是去趟厕所而已,内急,不会联系二宫少佐的。”樱井笑了笑,出去了。

高木示意手下跟着樱井。

樱井进入厕所,站在洗手池前,大脑高速运转。

无数条方案被他一个一个否决。

只因为,二宫和也是个未知数。

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从厕所出来,樱井就被一个士官拦住了。

“樱井大佐,这边请。”士官说,领着樱井往前走。

到了一间休息室,示意樱井进去,樱井刚一进去坐下,那个士官就锁上了门,并站在了门口。

“你这是什么意思?”樱井皱眉。

“奉铃木大将之命,在此保护樱井大佐,直到二宫少佐来到总部。”下官回答。

樱井冷笑了一声。

这是把他当做人质了……

看来,这是要逼二宫和也过来啊……

樱井皱眉。

那干嘛不抓大野啊……







松本润在大厅焦急的踱步。

樱井翔已经离开三个小时了……

松本很担心,担心樱井那里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时,守门的士兵过来传话。

总部的人来了,来接二宫少佐,已经等在大厅了。

松本愣了一下,慌忙走向大厅。

是一个下官。

下官看到松本就脱帽敬礼。

“松本少佐,我们奉铃木大将的命令,来接二宫少佐去总部会谈。”

“明白了,不过现在可能不太方便啊,”松本笑着说,“二宫少佐任务回来后受了点伤,还在休息,

还有,樱井大佐呢?”

说到最后一句话,松本的眼神黯了黯。

“铃木大将说了,请二宫少佐去总部接受最好的治疗。”下官说,

“至于樱井大佐,现在正在总部等待二宫少佐。”

松本皱了皱眉。

铃木还真是算好了……拿樱井作人质……

“那他也不能去。”突然,大厅走进了一个人,大声的说。

是大野智。

“二宫少佐还在休息,请回吧,告诉铃木大将,我们会择日拜访的,而且,我请铃木大将让我们重要的策划员樱井大佐回来。”大野瞪视着下官。

下官感觉背后一凉……

“大野少将,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好办了,铃木大将下了军令,二宫少佐必须去。”下官抛出了最后的底牌。

大野眉头紧锁,表情沉了不少。

军令,不可违。

“恐怕,你要等到二宫少佐醒了才能……”松本话还未说完,突然,被打断了。

“我去。”二宫穿着制服走了过来。

“抱歉,久等了,我现在就去总部。”二宫对下官说。

“和也!”大野走上去一把拉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异常深邃。

二宫像是安抚似的,用没有被握住的手,抚了抚大野的手背。

“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大野的眉头紧锁,看着二宫。

此时,他很想却无法阻止二宫。

“我等你回来。”







二宫和那个下官一起去了总部。

大野在大厅里焦急的踱步。

松本在一旁看着他,叹了口气。

“相信和也吧,他会和小翔一起回来的。”

大野听到他的话,叹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

“希望如此。”

而此时,二宫正在总部和铃木谈话。

“详细过程就是这样,铃木大将。”二宫刚刚描述完任务过程,看着坐在自己面前表情十分微妙的铃木。

“这样啊……”铃木说,“那……二宫少佐愿不愿意去做个精神领域的测试呢?”

“那个测试能证明你的清白,也算是为我们的研究做一份贡献了。”

二宫皱了皱眉。

“不行!”一旁的樱井突然开口,二宫来了之后,他就被带到了会议室,“那个实验还没有在人身上测试过,不安全!”

铃木直接忽略了樱井,看着二宫。

“愿意吗?”他又问了一次。

“可以啊,”二宫笑着说,“但是,尽量快一点好不好?”

“有人等着我回去呢。”








二宫躺进了精神测试的机器。

他知道,铃木在怀疑他。

这个机器他知道,会在测试者大脑里播放一系列画面,施加极强的精神攻击,机器会根据测试者的大脑活动来检测他是否拥有精神控制能力。

还是第一次测试啊……

二宫手心出了一层冷汗。

不到一成的把握,赌一把。

赌自己,还能不能回去见那个人吧……

他闭上了眼睛。

测试开始了。

樱井和铃木大将还有不少科研人员站在外面看着玻璃实验室里的情况。

樱井觉得自己冷汗都要下来了。

二宫疯了吗,答应做测试……

只希望,他不会出事……







二宫看到了大野。

那是两人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地方。

大野笑着向他走来,他看到大野,也走了过去。

这时,大野举起了枪,朝他开枪了。

砰——

子弹打穿了他的小腹,鲜血直流。

二宫就那样直愣愣的到了下去。

大脑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痛的二宫和也发出了一阵尖叫。

“智……”大脑中的自己对着持枪的大野呻吟着。

“为什么?”

大野笑着蹲在了他的面前。

“因为,你本不该是活在这里的人。”

二宫睁大了眼睛。

大野的脸逐渐扭曲了。

场景转换。

他看到了自己的父母。

看到了还是个孩子的自己,笑着跑向父母,却被推开。

“你是个怪物。”他听到了自己的母亲说,“怪物不该活着。”

父亲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喘不过气来,眼泪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父母的脸再次扭曲。

他看到了樱井翔,看到了松本润,看到了相叶雅纪……

他们都说着他是个怪物,叫嚣着要杀死他。

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个怪物,为什么这个世界都要我死……

为什么我还活着?



他又看到了大野。

心痛的要滴血。

他本以为他会在杀死自己一次。

可大野没有,他搂住了自己。

“这不是真的。”

温暖的话语安抚着他,一个吻落在了他的唇角。

突然,二宫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银白,大野消失了。

这银白是他经常在梦里看到的冰雪之地。

他往前走着,走着。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火红色的东西。

是一只赤狐。

二宫的大脑像是要燃烧了一样。

他躺在测试仪里,喊叫着,身子不停的扭动。

“和也。”

赤狐开口了。

轻声的呼唤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

二宫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注意到自己躺在被冰冻的仪器里。

他释放了异能,整个实验室都被他冻上了。

科研人员慌忙去检查仪器,把他放了出来。

他走出了实验室,踉跄了一下,樱井赶忙扶住了他。

二宫扶着樱井的肩膀站好,看向一旁的科研人员。

“测试结果?”

科研人员看了一眼手中的报告。

“无精神控制能力。”

二宫露出了一丝苍白无力的笑容。

他看向铃木。

“大将,我可以走了吧。”

铃木黑着脸。

“走吧。”

樱井扶着二宫,去开车。

一坐上车,樱井就开始叨叨了。

“你说你,干嘛同意他?不怕他害你啊?”

“要是你出点事,大野还不得把我剁了喂狗……”

樱井的嘴像机关枪一样……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二宫打断他。

啰嗦死了……

“得了吧,小祖宗,你这叫没事?路都快走不了了!你是不知道,我站在外面听着你惨叫,我都快被吓死了!”樱井瞪他。

二宫撇嘴。

“我睡了……你好好开车……”

终于……要回去了……

智,我回来了。



=====



终于要展开隐藏剧情了!可喜可贺!


关于军衔:

将官:大将、中将、少将;

佐官:大佐、中佐、少佐;

尉官:大尉、中尉、少尉;

准士官;

下士官:曹长、军曹、伍长;

士兵: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

所以说,智哥就是nino的上司了!

感谢观看💛💙

【SK】“のうぜんかつら”(四)


写的我很痛苦很纠结……雷……

——————

二宫和也醒了。

他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

身边,没有人。

他还隐约记得昨晚发生的事。

“混蛋……”二宫嘟囔道,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腰。

穿好衣服,他准备下楼买点吃的。

结果,到了客厅,才发现大野仍待在他家里。

餐桌上是大野做的早饭。

“你醒了啊。”大野冲他露出了微笑。

“嗯……”二宫缓慢的应了一声,“你……没有走啊……”

“没有,因为要给你做早饭啊。”大野笑了,“过来吃点吧,你应该饿了。”

不吃白不吃。

二宫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大野坐在了他对面,看着他喝完一杯牛奶。

“我回编辑部工作了,和也,你在家好好休息吧。”

听到这个称呼,二宫愣了一下。

耳朵尖爬上了一抹粉红。

“嗯……你去吧……”二宫把脸藏在了碗里,闷闷的说。

大野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拿起包走了。

关门的声音响起。

二宫把碗放了下来。

白色的糯米团子变成了粉红色……



大野一进编辑部就觉得气氛不对,然后 就被部长叫走了 。

进入部长办公室,部长就让他看网页上的消息。

【当红新人漫画家里二宫和也被爆抄袭】

看了一眼标题,大野就有些慌了,赶紧扭头看部长,想要解释。

“部长,二宫他……”大野刚开了个头,就被打断了。

“不用解释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去查清楚。”部长看着大野说,“我看中的漫画家,我相信,这件事有蹊跷。”

大野皱了皱眉,点头。

“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部长看着他,笑了。

“那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大野听完部长的话,还愣着就被部长推出了办公室。






大野在办公桌前写了一会东西,突然觉得不太放心二宫,想了想,请了个假,买了午饭吃的汉堡肉。

刚买完上车准备去二宫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二宫。

“喂。”大野接通了,“怎么了。”

电话那边是抽鼻子的声音。

“智……帮帮我……”声音带着泣声,委屈的不行。

大野心中一颤。

“我现在回去。”

大野挂断电话后几乎是飙车到了二宫家。

用钥匙打开了门就冲了进去,在卧室里找到了二宫。

二宫呆滞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双眼盯着电脑屏幕上黑色的大字。

【当红新人漫画家里二宫和也被爆抄袭】

大野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上前一把搂住了二宫。

“闭眼,”大野在二宫耳边轻声说,捂住了二宫的眼睛。

一个轻吻落在了二宫眼角,像是在抚慰他的心。

“那不是真的,交给我,我会解决。”

温热的液体濡湿了大野的掌心。

大野就这样抱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脑早已黑屏,二宫轻轻拿下了大野捂住自己双眼的手。

眼眶红红的,眼睛泛着水光。

“谢谢。”二宫小声的说。

大野听到了。

他笑了,又吻了吻他的脸颊,二宫难得的没有抗拒。

“我给你买了午饭,可能凉了,你记得加热一下,我现在回编辑部查清楚这件事。”大野整好衣服,看向倚着门框站着的二宫。

“你好好休息,不要再想了,我相信你。”

二宫听到大野的话,露出了一丝苍白的笑。

“麻烦你了。”他说。

大野愣了一下。

“不麻烦,”他说,“你的事,从来都不会是麻烦。”

二宫的眼中闪过一束光。

“再见。”







这一段时间大野都在四处奔走调查这件事,这样下来,竟是有一周没有见过二宫了,平常只是发几条信息,提醒他吃饭,多穿几件衣服之类的……

今天总算有了点进展,算是确定发布消息的人的地址了,找个时间,他打算和二宫一起去一趟。

想着要赶紧告诉二宫这个好消息,就提前下班,开车去了二宫家。

敲了两下门就开了。

二宫睡眼惺忪,穿着睡衣,脸颊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

大野看到他这幅样子,有点脸红。

“哈秋!”二宫突然打了个喷嚏。

大野愣了一下,赶紧上前摸他的额头。

有点烫。

“你发烧了?!”大野问。

“有一点,感冒一直没好,然后发烧了。”二宫打了个哈欠,“睡一会就好了。”

大野不开心了。

“你是不是傻?”大野瞪着他,“这可是你自己的身体!生病了就赶紧吃药!”

二宫被他骂了,撅了噘嘴。

大野拖着人去了卧室,把他塞进了被子里,然后去买了感冒药。

一回来,正好抓住二宫光着脚下床那东西。

大野皱了皱眉,一把把人按到床上,用被子裹好。

“还敢光着脚!感冒不想好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啊……”二宫噘嘴,“只是刚好——”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大野一下就堵住了二宫狡辩的小嘴。

抱着人亲了一会才放开。

二宫红着脸拿枕头打他。

“疯了!不怕被我传染啊?!”

大野笑了。

“不怕啊,传染了大不了你好了以后照顾我呗,”大野说,“我可比你健壮多了,才不会随便感冒呢。”

“再说了,好久没见你了,怪想的。”

说着拿出药让二宫吃。

二宫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接过了药。

“鬼才照顾你……”二宫嘟囔道。

大野看着闹别扭的他觉得好笑,烧了热水给他冲了药。

“给,”大野把药递给二宫,“赶紧喝了吧。”

二宫看着手中杯子里的棕黑色液体,皱紧了眉头,嘴巴撅得快能挂酱油瓶了。

“看着就好苦……”二宫说,用楚楚可怜的小眼神盯着大野,粉嘟嘟的小嘴撅着,让人想亲一口。

不要吃药不要吃药不要吃药不要吃药……

二宫内心的数百只小柴犬一齐呐喊。

而大野……则在忍耐自己想要犯罪的冲动……

太可爱了……

大野差点就被这个小狐狸迷惑了……还好……他在刚要说“你别喝了”的时候,回过了神,逼着二宫把药喝完了。

“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还嫌药苦。”大野笑着逗他。

二宫白了他一眼。

大野从袋子里拿了颗糖丢给他。

“吃了就不苦了。”大野说,伸手揉了揉二宫的头发。

二宫噘着嘴撕开了糖纸,把糖放进了嘴里。

柑橘味的。

和二宫的信息素一样。

他含着糖问大野:“查的怎么样了?”

大野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来这里是有正事的……

“查到了举报人的地址,叫高桥,明天我会去的,你生病了,就别跟来了。”大野说。

二宫不乐意了。

“不行!我必须去!他污蔑我啊,我怎么可能不去找他,我还想打他一顿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二宫大声的说,小脸都气红了。

大野看着他,有些无奈。

“那也要看你明天感冒会不会好,不好就别去!”大野说。

“你!”二宫恼了,干脆钻被子里一蒙头,不理他。

大野叹了口气,上前压在他身上,把他圈在怀里。

“别生气好吗?乖~”大野开始哄他,“明天好些了我就带你去,我知道你着急,但咱不能不管身体啊!”

二宫听着他哄自己,耳朵红了,又往被子里钻了钻,小声哼哼。

“知道了……笨蛋……”

大野听到他的话,笑了,把人从被子里拉了出来,吻住了二宫的嘴唇。

灵|活的舌头撬开了齿贝,扫过了口腔的每一寸空间。

是柑橘的味道,很甜。

薄荷混着柑橘味的信息素散发了出来。

二宫被他吻得腰都软了。

不过大野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欲求不满的舔|了|舔二宫的嘴唇。

“今天你生病了,就先放过你,”大野笑着说,“不过……你还挺甜的~”

“流氓……”二宫瞪了他一眼,缩进了被子里,耳朵尖红了。

大野笑着揉他的头。

“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

断断续续写了好久,一直没有自己满意的,让大家久等了。

感谢观看💛💙